今天是:

新闻详情

豪门国际怎么样 温瑞安武侠文学奖候选作品《紫如意》作者:张铁一

作者:匿名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1-11 14:11:20     浏览次数:3372

豪门国际怎么样 温瑞安武侠文学奖候选作品《紫如意》作者:张铁一

豪门国际怎么样,紫如意

作者:张铁一

前言

江湖中有很多宝物。

它们不仅价值连城,也同时代表了江湖人士的身份,威权。比如丐帮绿玉杖,武当真武剑,还有辽东黑龙城的刺马鞭。

武林中还有一样宝物,叫做紫如意,其它宝物给人带来的,是幸运,财富和权力。但紫如意带给人的,却是不幸。所说它的每一个主人,都死于横祸。无一例外。

关于它的传说,充满了诡异和神秘。

今天我们要说的,就是关于紫如意的故事。

冒名顶替

十月十五。

刑部天牢。

这里关的都是即将处死的死囚,这里没有希望,没有明天,只有临死前的恐怖。

一个穿着红色官衣的牢头,带着一个风华出群的丽人,来到一间天字号牢房。

丽人也穿着官服。

凌爱血苦笑道:“你来见我最后一面?萧大人?”

萧丑女道:“你跟我来。”

一间密不透风的刑部公房里,一个长须老者正在等他。

老人已老,他的筋骨和气血都已经衰迈,他的智慧和经验,却已经到达顶峰。

他甚至忘记了看他的容貌,他的衣着,只记得一种印象:空。

他在须臾之间,就油然而生一种敬意。他甚至无从解释。

萧丑女躬身道:“大人,您要的人来了。”

老人正用手指敲击着案头的卷宗,上边赫然写着“紫如意之谜”。

他抬起头,用让人如沐春风的态度,对凌爱血说“请坐。”

凌爱血道:“大人叫我来,是和紫如意有关?”

老人笑了,“你是聪明人。”

萧丑女对凌爱血道:“戊子年八月庚午,天鹰门掌门透骨手海东青在天香楼身首异处;

庚寅四月丁丑,回疆新月弯刀霍占吉在大漠遇寇,血溅黄沙。

癸巳正月甲子,丐帮第二十二任掌门赖污衣于昆仑关离奇身死。

老人打断她“我知道你多聪明强识,这些案宗不必多说了。”

萧丑女躬身“卑职不敢。”

老人道:“十五年之间,三十二起离奇死亡案件。共同之点是,他们都曾是“紫如意”的主人。”

凌爱血道:“据说每一个主人,都会死于非命,无一例外。关于它的一些传说,已经近于诡异和邪恶。原来六扇门也对它有兴趣。”

“不是有兴趣,而是我们破不了案。”

萧丑女道:“所以到现在,的确有人相信这是某种神谕或宿命。有些东西的确是灵界之物,而灵界之物,都是妨主的。你相信鬼神之说吗?”

凌爱血道:“我不信”

“我们也不相信。”

“难道一点线索也没有?“一开始我们推测这不过是一个暗杀组织故意编造的神话。”萧丑女道,“甚至大人也这样认为”。

凌爱血道:“不错,上士诛心,中士夺气,下士攻身。”

老人道:“所有暗杀组织,比如“黑手”,“阎王信”,都已经列入追查范围,但数年来耗费人力物力,却毫无所获。”

萧丑女道:“后来大人吩咐我们调查究竟他们如何得到紫如意,尤其要留意他们的财务进出。”

凌爱血赞道:“聪明。”

萧丑女道:“可惜所有的案件,都毫无痕迹可寻。直到最近,我们突然有了一点线索。”

凌爱血道:“什么线索?”

“你听说过紫如意,是否也听说过碧玉笄?”

“据说紫如意总是与碧玉笄相伴。”

“笄并不是指插头的笄,而是美女的姬。碧玉笄,其实是碧玉姬。”

“原来如此”。

“我们得到内幕消息,有一个人将会被碧玉姬邀请,参加紫如意的竞拍。”

“是谁?”

“你。”

“开什么玩笑。”

萧丑女道:“因为你就是轻侯别院的柳温侯。”

老人解释“准确的说,你将会是柳温侯。”

凌爱血道:“我明白了。你想让我冒名顶替。”

“你只有两个选择,要么在死囚牢里等着明天戌时断头;要么为我们做这件事。”

“看来我没的选择。反正两条路都是要死的,我当然选神秘一点的,至少,我可以晚死几天。”

他想起件事,就问“真正的柳温侯,想必已经在你们控制中了。”

萧丑女道:“你认为他在我们的大牢里?”

“难道不是?”

“不是,他已经死了。”

老人也叹道:“非常遗憾,我们无法获知更多关于竞拍的细节。”

凌爱血道:“还有件事”,他皱起眉,“我们长的不象。”

老人道:“所以我为你安排了一个人。”

“谁?”

“玲珑玉手玉玲珑。”

中标

原来紫如意的主人,是通过购买才得到它的。

这些人,都是些什么样的人?

他们在密室中相隔,只听得到各自压着嗓子的出价。

“十万两一次”

“五十三万两两次”

“一百四十万两一次”

有人宣布竞拍暂时中止。

凌爱血刚才注意到,其中出价的一个异常虚弱和兴奋的声音就来自他的隔壁。

他悄悄的低声问“你病弱如此,所为何事?”

过了很久,一个充满了无奈和感伤的年轻声音道:“

你应该听得出来,我已经命不久长,日暮途远,只好倒行逆施了。”

他正想说第二句话的时候,主持者宣布“中标者我们已经选定。”

每个人都屏住呼吸,听他宣布那个名字。

一个似乎带着魔力和妖异的声音,终于宣布结果:

“柳温侯”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碧玉姬

要得到紫如意,一定要有碧玉笄。

原来口耳讹传,碧玉笄其实应该是碧玉姬。

这个肤色洁白,一身青色的神秘美人。就是碧玉姬。

她的手里,居然就是紫如意。

不仅曲线优美,而且色泽奇丽。就如同最美丽的珊瑚。

紫色,没什么比紫色更让沈诺想到死亡。

沈诺问“你就是碧玉姬?你手中的如意,是不是真的会令人如意?”

碧玉姬神秘的笑了。

“世事不如意者十之八九。可与人言者十无二三。又谈什么真正如意?”

“但据说得到她的人,一定会有幸运可期而至,也一定会死于非命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既然不能求永生,不能求青春不老,又怎能叫做如意?又何必有求于你?一个人的如意,也许就是别一个人的不如意,又怎么能叫人人如意?”

“你们得不到,是因为不求。求也得不到,是因为妄求。”

“说的好。”

“但既然它只带来死亡,又怎么能称做宝物?江湖人物,又为什么趋之若鹜,争之而后快?”

“因为不祥之物,从来只佩不祥之人。”

“你要求什么?”

她的笑容如同春水。

“你可以求夸国之富,倾城之色。甚至,可以要我。”

沈诺摇头“我只求见一个人。”

“一个人?”

“青龙老大”

美人沉默一会儿,道:“你知道如果愿望达成,你就会死?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幸与不幸,往往是相伴相生的。你要得到一些特别的东西,就要有特别的付出。这就叫公平。

美人道:“好。要约已承。”她注酒入杯。命令道:“喝了它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黑色的人

小径幽深。

不知道转过了几多胡同,沈诺就看见一座很平凡的院落。

仍然是绿瓦,依然是红墙。

这里就是青龙会的七月十五分舵?

一个纤长瘦弱,全身黑色的人正看着他。

沈诺道:“阁下就是青龙老大?”

黑色人道:“你不信?”

“我信。”

“哦?”

“因为你的气质和身上散发的杀气。如此平凡,如此冷漠,又如此威严。除了青龙老大以外,我想不出第二个人物。”

“有眼力”。

青龙老大的最杰出之处,正是他的平凡和神秘。

这个人势力遍及于天下,却从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身份。没人知道他真正的样子。

除了青龙大哥,还有谁做的到?

“据说青龙会三百六十五个分舵。可惜我却只知道七月十五。”

“是三百六十六个分舵。你如果知道更多,早已经死了。”

“碧玉姬也隶属于七月十五?”

“不是,她隶属于青龙会的另一个组织,叫做紫色。”

“可惜如此美人,却为杀人组织效命。”

“你错了,青龙会所做神秘庞杂,远非外人所知。而紫色,也不是杀人组织,而是生意堂口。”

他冷冷道:“以所有易所无,为至公平之事。一个人要活下去,总要交易。总要卖些什么。组织也是如此。紫色所做的,不过也是生意。你该知道,青龙会如此庞大的组织,开销很大。紫色为组织提供的钱货,虽然九牛一毛,我却也不嫌少了。”

“生意?却不知道紫色卖什么?”

青龙老大用异常优雅沉静的态度说道:

“死亡。”

他的声音如同死亡一样神秘和静谧。

“紫色卖的,是死亡。”

沈诺冷笑,“死亡怎么能卖?又有谁会买?”

“人生在世,有所欲过于生,有所恶大于死,而我们所要的对价,只是交易者的生命。”

沈诺沉默。

青龙老大冷笑“你已签下契约,就一定要执行。即使你走到天涯海角,我们也一定要你死。”

沈诺道:“可惜我会让你失望。我不会引颈待戮。因为我还要活着。我还要找一个人。”

青龙老大道:“你没机会了。”他出手似奔雷闪电。沈诺竟然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。

他一生都未感到如此挫败。

青龙老大慢慢抽出腰刀,狭长如柳叶,锋利如鲨鱼牙齿。他准备慢慢享受宰杀猎物的过程。

沈诺忽然叹道:“我可怜你”。

青龙老大怔住,然后笑了。

“无论你说什么,都别妄想活命”。

沈诺道:“你收买别人的生命,只因为一件事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怕死。”

青龙老大大笑。但笑声已干涩。

“我见过有人得你这种病。麻疯。他死的很痛苦,很难看,也很可怜。”

青龙老大在颤抖。

“你胡说。我杀了你。”他腰刀前刺,却软倒在地。

沈诺转身出门,“死亡并不可怕。可怕的是怕死。你心早已死。我何必杀你。”

死亡的恐怖胜过其终结。

青龙老大调转腰刀,割断自己的咽喉。

青龙在天

十月十五

华灯初上,人影摇曳。

紫禁城。

天子之城。

却不知道眼前的青衣人是不是天子。

青衣人在低头写字。

沈诺叹道:“原来真正的青龙老大,是当今东宫太子。”

除太子之外,谁又敢称青龙呢?

太子笑道:“我知道你迟早会知道的。你受人不祥,是为人中之良,我受国不祥,是为天下王。”

受江湖之垢,是为江湖之主;受国之垢,是为社稷主。

沈诺想不到青龙会这一江湖最大的黑社会组织,幕后首脑竟然是未来的天子。

其实所有的黑帮势力,背后若无官方背景,简直无法运作。

太子道:“除了治平天下,控制平衡各种势力之外,有很多事我都要依靠青龙会。对官方和皇家来说,做的事总有两种,见人的和不能见人的;做事总有两个理由,公开的和不能说的。”

自从青龙会崛起,庙堂和江湖上的许多事件背后,都有一只神秘的看不见的手在运作。

“我有很多疑问”

太子道:“比方说,我为什么希望刚才的黑衣人死?”

“哦?”

太子道:“因为他是我七月十五分舵的舵主,同时也是我的堂弟。我要他死,有很多理由。但如果我自己动手,显然不是最好的方法。可惜你太弱,太令我失望。幸好他自杀了。”

“看来你现在想要我死了。”

代大匠而斫者,鲜有不伤手者。

太子道:“所以你可以死了。但既然我是真正紫如意主。可以再送你一个交易。你想用你的命换什么?”

“一个鬼魂。”

太子皱眉。

沈诺的声音如同远山的白云,“我想见我唯一爱过的人。她叫寇雪。如果死后有灵,我想见她”

太子叹息“我爱莫能助。”

他忽道:“有一种异域奇花,名叫罂粟。可以产生幻觉。但过量即亡。也许你在死前的幻觉里,可以见到你的情人。”

“谢谢你。”

亦幻亦真

沈诺看见所有他热爱的颜色,听到所有他热爱的声音,嗅到所有他喜欢的味道。

他还看见他魂牵梦绕的人。

一个多么美丽,多么温柔,多么可爱的少女。

“你终于来了。”

“你瘦了”

寇雪轻轻的坐在他的床头,抚摸他的头发。

“两个人相爱,不一定白头偕老,朝夕相对。只要心里有对方,就够了。”

“可是我想你。”

“那很好。”

想念是一种美丽的东西。只有相思的人才懂得这点。

她温柔的道:“我不能逗留太久,我这就要走了。”

沈诺想拉住她,可是他太虚弱。他失去了知觉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死亡是生的开始

沈诺睁开眼。

窗外的阳光射进来。窗台上梅花仍在,冷香袭人。

太子就站在他身前。

“玉雪公主昨天已经启程远嫁塞外。胡汉和婚,是为了边民太平。你该为她骄傲。这是她让我转交给你的”。

沈诺慢慢展开画轴,画上的玉雪公主身着大红貂裘,在冷月无声的雪夜,马上回望。

“冰河牵马渡,雪路抱鞍行。胡风入骨冷,夜月照心明。”

良久,沈诺道:“她没死。她骗我。”

“半年前妹妹假死,是想让你永远记得她少女时的样子,更加不想让你知道她要嫁去西北。她希望你记得她,但更想你过的开心。”

“因为她,你才没杀我?”

“不止如此。我还希望你做七月十五的头脑。”

他补充“因为在世人的眼中,你已经死了。”

“你们处心积虑,布局良久,就为了吸收我入组织?”

太子叹道:“我嫉妒你。你不知道我多嫉妒你。人在江湖,毕竟身可由己,但身居朝堂,才真正是身不由己。”

他望向窗外,禁宫重重,也不知道有几多重。

“有时候我也想利用紫色的人力和物力做一个计划,让我可以在众人面前死去。而后,我就可以换一个身份,扔掉从前的所有一切包袱,重新开始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。”

“所以紫如意不仅有真死,还有假死?”

“是这样。”

“那白小侯呢?”

“白小侯的案卷,行动代号叫做“起死””

“起死?”

“是。我们受一个女人所托,让斗志消磨,醉生梦死的白小侯重新有了一个敌人。于是他的一切,才又起死回生。很多人始终不能明白。成就他们的,不是亲人和朋友,而是敌人。”

这真是至理名言。

太子道:“有关你的行动,也是起死。”

“我?起死?”

“是,妹妹不看你消沉下去。所以就有了这一切。而且,她还故意安排萧丑女去负责这次行动。”

“那无地上人呢?”

太子奇怪的笑笑“一个禁欲一世的老僧,突然之间,觉得自己从前皆错,于是借死入生,喝酒吃肉玩女人,是不是很有趣?”

【如果您有新闻线索,欢迎向我们报料,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。报料微信关注:ihxdsb,报料qq:3386405712】

上一篇:“潮”前跑 谱新篇·聚焦县区全会 | 饶平:做好换挡提速和创新提质两篇文章
下一篇:农户搬到城里了 想卖掉村里的宅基地,可以吗?
兵哥哥挑战高空行走超越自我 新赛季新看点新车手 电动方程式19/20赛季

新闻专题

曝戴姆勒欲将北京奔驰持股比例从49%提高至75%
曝戴姆勒欲将北京奔驰持股比例从49%提高至75%

曝戴姆勒欲将北京奔驰持股比例从49%提高至75%来源:中国网汽车中国网汽车12月18日讯在北汽集团欲增持戴姆勒股份的同时,据路透社最新报道称,戴姆勒也正在寻求提升对北京奔驰的控制权,或将持股比例从目前的49%提高至75%。其中,北京奔驰的营收占比高达88.7%,达至778.07亿元。作为奔驰的老对手,早在2018年10月,宝马集团花费36亿欧元将其在华晨宝马中持股比例从50%提升至75%。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bqcafe.com 金曲公茂门户网站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